会员登录

    详细介绍

    《盗梦空间》(Inception,2010)
      事实上,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对梦境、虚拟现实的想象并不算自出新意,影片无非基于以下一些构想:梦境(虚拟现实)与真实之间的界限;梦中梦;改变梦境内容进行阈下意识控制,进而影响现实……科幻电影中确实少有如《盗梦空间》这样创意的影片,但在科幻小说中却早已比电影走得更远。我就曾看到过一篇十多年前的科幻小说,写的是一个人通过对周围的探索,发现自己的精神被置入了另一具微小的身体,他每天其实都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中,其生活都是为广告商提供行为模式分析的样本。国内科幻小说作者王晋康的《七重外壳》也是这样一篇描写虚拟现实的故事,其中虚拟现实嵌套的构思与《盗梦空间》的梦中梦思路非常接近。
      诺兰这部电影其实并不特别科幻,他最成功的地方是以漂亮的故事、完美的细节让电影变得引人入胜而且颇具深意,将梦境和建筑结合起来的想法也为影片增色不少。大部分关于虚拟现实和梦境的电影都仍然把重心放在现实生活的部分,因为它们很难呈现出一个完整的梦境世界。诺兰则通过细腻地展示如何进入梦境,在梦境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如何醒来等等问题,让梦境彻底地形成了完整的世界,有着自己独特的法则、规律、逻辑。从这方面说,诺兰显然是个思想实验者,每部电影都是他思想实验的视觉呈现。
    《红辣椒》(Paprika,2006)
      为了治疗现代人类越来越严重的精神疾病,位于东京的精神医疗综合研究所开发出一种可以反映他人梦境的机器。某日,三台微型DC失窃,与之相关的研究人员的梦境接连被人侵入,随后受到严重伤害。美女医疗师千叶敦子另一个身份是梦境侦探“红辣椒”,为避免盗贼利用微型DC进一步作恶,她不得不潜入受害者的梦中寻找恐怖分子,一场充满奇幻和惊险的争斗旋即展开……
      今敏的《红辣椒》(又名《盗梦神探》)是与《盗梦空间》最接近的电影,同样以通过仪器进入他人的梦境为主要构思,同样都是通过梦境来影响显示。甚至《盗梦空间》中扭曲的宾馆空间,失重漂浮的身体等画面都能在《红辣椒》中找到类似场景来。不过,在《红辣椒》中,我们还是能感受到日本式的怪诞、混乱、诡异,以及某种虚无感。似乎日式描写梦境及虚拟空间的科幻电影,例如押井守的《阿瓦隆》和《攻壳机动队》、大友克洋领衔的《她的回忆》等等,都有种深入骨髓的冷和虚幻。而在诺兰来说,不管《黑骑士》如何阴沉,《盗梦空间》如何纠缠,甚至包括《致命魔术》,最终内在还是相信理性战胜一切,还是相信温暖的人性的。
    《入侵脑细胞》(The Cell,2000)
      儿童临床医学家凯瑟琳·迪恩供职于一家研究大脑的医疗研究机构,她的任务是通过高技术手段陷入幼年患者的梦境中,治愈她们幼小心灵中的疮疤。警方接到报案,说当地有很多幼女失踪。经过调查,警方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卡尔·斯塔格,但是苦于他守口如瓶,无法救出被他囚禁的女孩。这时,警方联系了凯瑟琳,希望她可以通过梦境的方法,潜入犯人的大脑,找到受害者的所在位置。然而, 事情远比想象得更加险象环生……
      《入侵脑细胞》的概念并不独特,事实上,它更像一部惊悚片而不是科幻片。但影片画面非常具有想象力,以很多超现实主义的艺术品为原型,用一系列诡异、荒诞、奇妙的形象描述了人类梦境的非理性状况。这里我们会看到一个问题:大部分以梦为科幻构思的电影,都会对梦境进行非常奇异、超现实的画面展现,以此和电影中的现实世界区别开来。诺兰的这部《奠基》却恰恰相反,不想把梦境描绘成天马行空、光怪陆离的世界。“在诺兰的梦幻世界里,没有巨大的花朵或是粉红色的云彩,”迪卡普里奥说,“因为他坚信梦境的呈现其实应该是现实化的,无论它有多个人化或是包含了多少层潜意识。《盗梦空间》的每一个场面都很现实化,充满了生活质感。”现实化的生活质感,正是诺兰对《盗梦空间》视觉美学风格的定位:“和《阿凡达》或《电子争霸战2》相比,《奠基》看上去并不时髦。《阿凡达》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们所处的世界,但我更习惯从现实出发,更想去接近《黑客帝国》、《黑暗都市》或是《第十三层》这样的科幻电影。在这个世界里,你可能不是真实的,但这个世界却非凭空臆造。环境一定要是真实的。”
    《异次元骇客》(The Thirteenth Floor,1999)
      1937年的洛杉矶,哈蒙德·富勒在与情人幽会后回到酒店,他给某人留下一封信后,赶回家见妻子。当他躺倒在床上,突然时空转换到了1999年的洛杉矶……在洛杉矶一个商业区的第13层办公楼上,道格拉斯·霍尔和哈南·富勒创造了一个虚拟的1937年代洛杉矶。某日,霍尔一觉醒来发现哈南死了,自己成了头号嫌疑犯。霍尔无法回忆起是否参与了谋杀,为了弄清真相,他往返于现实和1937年的虚拟世界,这种双重生活使霍尔在现实世界的存在变得日益模糊……
      与《黑客帝国》那种未来金属感形成鲜明对比,《异次元骇客》显得更为阴郁,散发着迷人的古典气息。霍尔并没有像尼奥那样负有拯救世界的使命,他所要作的一切,不过是寻找更真实,更有质感的生活而已。可惜温馨的结尾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影片的启示性,所以大部分人都把看这个影片最震撼的地方放到了主人公找到世界尽头,看到了网格状的虚拟世界那一刻。
    《感官游戏》(eXistenZ,1999)
      这是一款最新最酷的游戏,玩家通过一个脐带似的主机进入虚拟的游戏空间。正当大家试玩体验的时候,一群反对者冲了进来。警卫泰德救走了游戏的设计者爱丽拉,在她的影响下,两人一同进入了游戏世界。没想到游戏与现实似乎联系了起来,到处都是追杀和阴谋。泰德好容易从混乱中逃回了最初的地方,却发现他刚刚完成了这个游戏——这时候,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驱使,泰德高喊着“杀死控制者”之类的口号,对着现实中的游戏设计者举起了枪!
      本片在加拿大放映时的片名叫“未来的犯罪”,而“eXistenZ”这个词本身更暗含了海德格尔哲学上的“存在”观念。值得注意的是,本片里的虚拟现实所采用的科技,是电子技术与生物技术的结合。当看到主人公吃完一条怪鱼,把它组合成一把手枪,向敌人发射牙齿子弹时,实在能引起一种奇异的惊惧感。而从那些反控制的口号中,我们既体验到导演柯南伯格的反思精神,同时却又感到一种对人类的嘲讽。这么说,存在的真实与否就不仅仅在于物理层面上了。遗憾的是,这部柯南博格的影片远不像他的《蝇人》、《赤裸的午餐》和《欲望号快车》那么出名。
    《时空悍将》(Virtuosity,1995)
      1999年,洛杉矶,政府执法技术中心开发出用于训练警探的模拟机原型。这种虚拟现实模拟机装载有最先进人工智能技术。使用者通过追捕电脑生成的集人类邪恶于一身的罪犯席德6.7,来锻炼他们的侦探技巧。没想到狡猾的席德6.7摆脱束缚离开了虚拟空间,进入现实世界作恶。前警察帕克·巴恩斯被认为是最有机会制服席德6.7的人。在犯罪行为专家卡特的帮助下,巴恩斯必须穿梭于现实和虚拟世界,在新千年之前抓住席德。
      由影帝丹泽尔·华盛顿和拉塞尔·克罗主演的这部影片让人联想起国内一位作家王晋康的科幻小说《七重外壳》,因为本片的巧妙之处正是层层嵌套,把你以为的真实世界粉碎成虚拟现实。影片中虚拟空间里的战斗能给人带来轻微的晕眩感,就好像你来到了太空一样。影片中计算机创造的虚拟人可以用玻璃(它和计算机芯片一样含有硅的成份)修补自己的点子还算比较有创意。除此之外,它只是一部紧张的动作片,缺乏科幻电影中常有的反思精神。
    《非常特务》(johnny mnemonic,1995)
      2021年,世界出现巨大的电脑网络。几乎所有的人都因为电磁波产生的环境污染而致病。在这个世界里,最重要的资源就是信息。由于黑客的猖獗,最重要的信息都是由人脑来传送的。强尼就是这样一个信息传递者。这一次,他传递的信息里,包含着治疗整个人类病痛的配方。各方势力都在为争夺这个足以控制人类的信息而大打出手。
      本片的编剧威廉·吉布森本人就是写“虚拟空间”的老祖宗,本片改编自他的一部著名作品。因此影片非常能反映出cyberpunk流派的风格。在他们的笔下,未来世界混乱、肮脏,但到处充满着超级的科技,这些科技多半与计算机、信息有关,而主人公就是那些数字世界的牛仔。影片本身拍得并不算非常出色,但其意义却不容忽视:影片包含了信息=权力这样一种思想,而黑客们的价值观则要求“所有禁锢的信息都要被释放”。从人脑接入网络世界的方式到对真实世界的描写,《黑客帝国》中都能看到不少本片的影子。也是从这部片子开始,基努·里维斯开始了他“救世主”(The One)的职业生涯。
    《末世纪暴潮》(strange days,1995)
      本片的编剧是詹姆斯·卡梅隆,而导演Kathryn Bigelow则是他的前妻。这就不难说明这部片子为什么好看了。影片描写了世纪末的一天,人们在政治、爱情、工作的混乱沉沦中,企图得到新世纪的救赎。其中能像电影一样记录别人所见所感的机器设想很有科幻感。电影结尾,一边是满城狂欢暴乱的人群,天空中飞舞着五颜六色的纸片,男女主人公经历了背叛、威胁、生死的搏斗,颓然地倒在地上,时间一点点过去,新世纪来临了,而他们还能够站起来,面对希望。
      著名影评人罗杰·艾伯特曾评论说:“这是第一部用如此具有挑战性的方式和技术细节处理虚拟现实题材的影片。看到毕格罗利用电影这个已经诞生一个世纪的虚拟现实媒介展现虚拟现实在未来对人类带来的冲击,着实令人心驰神迷。正如影片中菲思所说:‘电影比回放(本片中人们看他人记录的方式)更好的一个原因就是,每当片尾歌声响起,你知道,一切都结束了。’”影片渲染出一种末世的情结,那份无助、颓唐与绝望,令人心痛,久久难以摆脱。也许世界是冷酷无情的,但我们总要继续下去,看到明天。要拯救你的生活么,那先要拯救你的梦想!
    《六度战栗》(Brainscan,1994)
      一个缺少父母之爱的小男孩(由《终结者2》中的小男孩整日沉迷于恐怖游戏。一日,他收到了订购的游戏光盘,在一个木偶般怪人的引导下,他体验了杀人的恐怖和刺激。没想到,一个邻居真的死去了,死状跟他在游戏中遇到的一模一样。然而他已经不能自拔,只能把游戏进行下去……
      本片改编自科幻小说《死亡游戏》,当年《家用电脑与游戏机》杂志上曾刊登过它,在读者中引起很大反响。游戏与虚拟现实的关系,虚拟世界的行为对人的影响一直是科幻小说和电影热衷探讨的问题。一个人如果天天在虚拟现实里横扫千军,打得血肉横飞,那他会不会在现实中出现暴力倾向?不过要我说,本片最有价值的地方还是在于它的嵌套式结构——男孩最后发现,他收到游戏,进而在现实中杀人的种种作为,其实才是游戏的情节呢。
    《天才除草人》Lawnmower Man, The (1992)
      约伯·史密斯是一个智力只有儿童水平的割草人,他定期为劳伦斯·安吉洛博士修剪草坪。安吉洛效力于一家政府秘密机构,负责为军队训练高智能大猩猩。安吉洛与机构的合作出了问题,智障的约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决心以约伯为实验对象,把他的智力恢复到正常水平。约伯在药物作用下进入了一个虚幻空间,在那里他变得随心所欲,甚至犯罪杀人。慢慢地,现实与虚幻开始混淆,博士不得不来对付这个自己造成的恐怖的“弗兰肯斯坦”。
      改编自斯蒂芬·金的小说,这个影片自然就具有了一种恐怖悬疑的气氛。本片对后来的贡献在于,它把“弗兰肯斯坦”和“海德博士”的故事放到了虚拟现实中来阐释。约伯在现实中只是个白痴一样的人,而在虚拟空间中却能成为上帝。双重世界带来了人格的分裂,也带来了对真实世界的无责任感。这个恐怖故事的背后,蕴含了对网络时代最初的警惕与疑虑。
    《全面回忆》(Total Recall,1990)
      未来世界中,工程工人道格拉斯被持续的梦境困扰,那是一系列发生在红色火星上的体验。道格拉斯在广告上发现了回忆旅行公司的介绍,并如愿接受了回忆旅行的服务,但是虚拟记忆的过程突然出现错误,自此一系列不可思议的经历出现在道格拉斯的身上。
      影片原作是著名科幻作家菲利普·K·迪克的短篇小说,故事的核心在于梦境可以被制造出来的科幻构思。《时代》周刊上当年曾评论说:导演保罗·范霍文似乎认为观众有着数以兆计的领悟力,而他又再疯狂地使这领悟力超负荷。这部电影带给人很强的梦幻感,真实世界与梦境叠加、错乱,让人觉得梦里套梦,梦外惊梦,似梦似真,从始至终扑朔迷离。直到最后,男主人公仍然感叹说“也许这又是一个梦”。关于梦境与真实,影片中有一段非常精彩:主人公的妻子和医生力劝,说他所有的疑问和不安都是因为他在一个荒唐的梦里,然而在主人公的注视下,他发现医生开始紧张流汗,于是果断一枪爆头——如果医生和妻子只是梦中创造的形象,他就不用那么紧张的。在这一点上,也许《奠基》也受到了本片的影响,在影片中设定了很多让观众能确定是在梦中还是现实里的小道具,比如主人公的陀螺,会在梦境中不停地转动。
    《妙想天开》(Brazil,1985)
      未来,英国进入一个资讯管控的时代,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遭到监视。因为被认定为恐怖分子,巴托在家中被捕。这个案件引起了档案局职员山姆·劳伊的兴趣。随后,他进入资讯管理局工作,得以进一步调查此事。山姆发现资讯管理局对巴托案件存在不可告人的疑点,其间他邂逅了梦中情人——吉尔·莱顿,两个人并肩作战,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阴谋……
      虽然影片中梦境的部分并不占多少,但在导演泰瑞·吉列姆天才疯狂的想象之下,巨大的日本武士、天空中犹如天使般的白衣女子、银光闪闪的梦之衣都令人印象深刻。梦境中的自由、完美、纯净与现实的阴暗、丑恶、混乱形成强烈对比——不过,影片最出色之处在于结尾,制片方曾因其过于黑色而在剧场版中做了改变:主人公和情人一起离开这个压抑的世界,来到如仙境般美丽的地方,这里绿草如茵,宁静安详,然而镜头一转,主人公已经在这样的梦境中永远睡去。
    《梦境》(Dreamscape,1984)
      美国总统受良心折磨,经常梦到核战争之后的惨景,精神压力极大,以至于想与苏联谈判废除核武器。与此同时,心理学家保罗正在研究一种方法,令治疗师进入患者的梦境,引导他们克服噩梦,治疗睡眠障碍。这个技术越来越成熟,以至于主人公阿历克赛可以凭意念就进入他人的梦境。最后,在总统的核战废墟梦境里,总统、刺客托米和主人公阿历克塞进行激烈搏斗。
      本片中出现了后来虚拟现实题材的一个普遍法则:如果一个角色在虚拟世界中被杀死,他在真实中也会死亡。后来的网络虚拟世界虽然不同于梦境,但也继承了这个法则。影片中还告诉我们,战胜心魔的最好办法就是直面它。而且你会看到,《黑客帝国》中进入虚拟空间、《奠基》中进入他人梦境的方法和本片都有相当接近之处。
    《电子争霸战》(Tron,1982) 
      一家计算机公司电脑中的主程序越来越不服从人类的控制,它把各种为用户服务的程序抓起来训练,就连针对它的监控程序“Tron”也被困在了训练游戏里。工程师求助于一位计算机天才。正当这位计算机高手联机准备对付主程序时,却被它吸进了虚拟世界,成为了一段程序。他与被困的tron联手,潜进了中央控制系统……
      现在看起这个影片的故事来,会觉得平平无奇。可要知道,1982年的时候,绝大部分人都还没见过计算机长什么样子呢,更别说“虚拟现实”这个词了。连“Cyberspace”这个词都是在1984年才由威廉·吉布森提出的。本片可以说是第一部运用数码技术,创造出数字角色的影片了。它的画面现在看起来自然是比较粗糙,但却充满想像力:虚拟空间中飞行着像大门一样的侦察器;有着蝴蝶般翅膀的运输工具顺着光线慢慢移动;程序之间用一只闪光的碟子互相攻击……
      《电子争霸战》奠定了后来此类影片的基本元素,比如想反控人类的计算机;由交错闪烁的网格构成的虚拟空间;游戏化的战斗方式;以病毒来攻击主机的最终解决方式等等。在看惯了现今华丽热闹的影像之后,回头看看,觉得《Tron》倒是更纯粹更能激发你的想象。
    《十二只猴子》(La Jetée,1962)(Twelve Monkeys,1995)
      公元2035年,人类被12只猴子军研制的一种病毒侵袭,大部分人类都在这场病毒灾难中死亡,只有少数人侥幸逃生,但也只能在阴暗的地下,苟且偷生。科学家们决定派人穿越时光回到1996年追查12只猴子军的来历,囚徒詹姆斯·科尔被挑选为了志愿者。
      1962年的短片《堤》是影片《十二只猴子》的原型,两部片子都是以梦来进行时间穿梭的——这个构思科幻味道不强,也没有多少非常科学的依据,但在非理性的想象中,对人的内心幽暗、深邃的挖掘则做到了一般科幻电影难以达到的深度。《堤》几乎全用静态的照片来组成影片的影响,整个片子充满着浓郁的伤感、怀旧、宿命和诗意气氛。《十二只猴子》虽然加强了故事性,骨子里仍然透出宿命般的悲剧感,它的初始与终结重合,如同那条吞噬自己尾巴的蛇,历史与未来、真实与梦境落入无尽的循环。主人公一直在寻找童年时梦境的答案,却发现其实寻找的是自己早已注定的命运。

    最新更新-影视排行-网站地图-给我留言

    本网站提供新影视资源均系收集各大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浏览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任何视频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集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email protected]邮箱地址来信,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应资源

    Copyright © 2015-2018 BaiShiXi.Com.All Rights Reserved .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百事影院